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文章内容
文章阅读

民主监督与自我革命的有机结合及实现路径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175次 发布日期:2023-11-21 16:18:11

民主监督与自我革命的有机结合及实现路径

—— 基于跳出历史周期率“两个答案”的探究

○魏   艳  汪俊敏

(重庆交通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重庆 400074)

[摘    要] 民主监督与自我革命作为跳出历史周期率的“两个答案”,两者一脉相承、内在统一。自我革命是关键性的、第一位的,而民主监督是基础性的,是自我革命的重要补充,推动和支撑着自我革命的进行。在管党治党新征程中,推进民主监督与自我革命的有机结合有利于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密切党群关系、应对“四大考验”、化解“四种危险”。同时,民主监督与自我革命使命的同一性、价值的人民性以及作用原理的互补性为两者的有机结合提供了基础和支撑。基于此,必须推进民主监督和自我革命的有机结合,使其最大限度发挥监督合力。首先,必须加强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在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下对权力、监督体制机制等进行统一布局、规划,确保民主监督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而不出现偏差;其次,要以纠正“四风”为突破口,健全作风腐败问题同查工作机制,将民主监督纳入自我革命范畴,掐断党内滋生的脱离群众、破坏民主监督的苗头,增强群众对党执政的认可度和信任度;最后,要不断畅通人民监督渠道,利用信息化手段,探索开启大数据监督模式,进一步完善信息公开制度,健全党内监督和社会监督相结合的监督体系。

[关键词] “两个答案”;党的领导;历史周期率;人民民主;人民监督;自我革命;全面从严治党

[中图分类号] D61;D262.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2-8129(2023)10-0005-10

 

新中国成立前,毛泽东同志基于对历史教训的深刻洞察,在与黄炎培谈到如何跳出治乱兴衰历史周期率问题时指出,“我们已经找到防止新的政权腐化变质的新路,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1] 75。从而给出了跳出历史周期率的第一个答案——民主监督。历经百年奋斗,党的领导和执政地位愈加巩固。进入新时代,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汲取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的惨痛教训,总结百年管党治党成功经验特别是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的伟大实践,给出了跳出历史周期率的第二个答案——自我革命。跳出历史周期率的“两个答案”一脉相承、内在统一、相辅相成,只有推动两者有机结合,才能保障党永远不变质、不变色、不变味。

一、民主监督与自我革命有机结合的价值

民主监督与自我革命作为跳出历史周期率的“两个答案”,两者一脉相承、内在统一。自我革命是关键性的、第一位的,而民主监督是基础,是自我革命的重要补充,推动和支撑着自我革命的进行。在管党治党新征程中,推动两者的有机结合具有重要意义。

(一)有利于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

“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2] 30。习近平总书记以众星捧月来比喻党的核心领导地位,强调要坚持党领导一切工作。2021年11月11日,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将“坚持党的领导”放在党百年奋斗历史经验的首位,凸显了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是党和国家事业取得成功的关键。党的坚强领导不仅是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根本保证,也是推进管党治党实践,跳出历史周期率的根本保证。什么是党的领导?党为什么能取得领导地位?回答这些问题是理解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的关键。党的领导来源于党的先进性和人民性。中国共产党是先进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在理论上与时俱进,在实践上践行初心使命,在价值取向上坚持人民至上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宗旨。正是基于党的先进性基础,党的领导主要是指“通过制定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等多种方式来实现对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引导,以实现党的初心使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目标的实践活动”[3]。从根本上看,党的领导深刻反映着党、国家、人民群众之间的关系。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由于时代课题不同,党、国家和人民群众之间的关系也不同,因此党的领导的使命、内容、方式、重点对象、范围等也有所不同。进入新时代,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党的领导是全面的、系统的、整体的”,指出“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是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4] 229。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就是要确保党在与其他组织关联中,始终保持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实现党的全面领导必须密切联系群众、全面从严治党。

实现党的全面领导既需要民主监督,也需要自我革命。然而民主监督和自我革命都具有一定的局限性,民主监督在实践过程中强调外部力量推动,“刚性”约束有待加强;自我革命侧重于通过自身建设规范权力运行,但有在“黑屋子洗衣服,干净与否不可知”的可能。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不能关起门来搞自我革命,而要多听听人民群众意见,自觉接受人民群众监督。”[5] 533由此可见,自我革命是加强党的领导的重要保障,而民主监督是自我革命持续推进、取得实效、提升效能的关键环节。自我革命的动力来自民主监督。人民群众是历史创造和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时代是出卷人,人民是阅卷人,中国共产党是答卷人。试卷得分高低取决于阅卷人的评判,而评判的标准之一就是人民的切身利益是否得到实现。只有将人民群众的心声、监督、反馈放在心上,才能得高分,才能巩固领导地位。自我革命能畅通人民的监督渠道,有效遏制一些私欲膨胀、格局狭隘、想方设法阻断人民监督渠道的党员领导干部以权谋私、扼杀民意,从而避免历史周期率悲剧的上演。通过自我革命,不断提高各级领导干部的政治觉悟和领导执政能力,才能确保人民监督的健康有序开展。因此,推进民主监督和自我革命的有机结合,将民众的利益诉求和民主需求反馈给党,通过党的自我革命纠正偏离人民诉求、背离人民愿望的行为和活动,才能保证党始终践行初心使命,提升领导能力,巩固执政基础。

(二)有利于密切党群关系,实现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政党。马克思主义政党与其他政党最显著的区别就是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始终与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紧密联系在一起,除了人民的利益,没有自己的私利,真正诠释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性质和宗旨。正因为中国共产党始终牢记这一宗旨,才能带领中国人民持续取得成果,不断创造辉煌。当前,党面临更为复杂的形势和环境,深厚的群众基础和紧密的党群关系是党克服艰难险阻的底气来源。正是基于对党群关系的重要性认识,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是一个永恒课题”[6] 4。

密切党群关系是民主监督和自我革命的共同目标。民主监督答案的提出是中国共产党基于战时形势赢得人心和战后执政加强内部监督的需要,也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除了人民的利益没有其他利益的品质特性。自我革命的提出是党在充分审视民主监督局限性后,为了更好适应和满足人民群众的需求,密切党群关系,对自身进行更为坚决和彻底治理的体现,也充分彰显了党的人民立场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使命。由此可见,二者在时间上虽然有先后顺序,但它们并不是相互否定关系,而是后者对前者的丰富和发展,都是为了更好地实现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此外,民主监督能极大激发群众参与治理的积极性,体现了人民民主专政政权性和中国共产党的广泛代表性。然而,基于不同群众对民主的理解差异可能导致的“民主乱象”的隐忧[7],需要党通过自我革命予以弥补。自我革命具有自我纠错性,自我革命的主体是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党员,其实现需要高度政治自觉。然而并非所有党员和党组织在涉及自身利益时都能保持刀刃向内、刮骨疗毒的清醒与坚定。因此,需要外在力量的监督、推动,从而始终保持党员的先进性,更好地实现群众的利益。

将民主监督和自我革命有机结合起来,在密切党群关系的价值导向下,有利于形成“1+1>2”的效果,有利于党永葆先进性和纯洁性,既让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的利益需求为执政党所知,又能让党始终牢记并践行其初心使命而不松懈,从而把党的独特优势转化为长期执政的能力和国家治理的效能。

(三)有利于应对“四大考验”、化解“四种危险”,推进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深刻指出,“我们党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要始终赢得人民拥护、巩固长期执政地位,必须时刻保持解决大党独有难题的清醒和坚定”[8] 63。在党的二十届中央纪委第二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又以“六个如何始终”对大党需要解决的独有难题作出了概括,通过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实践要求,直接回答了如何找到自我革命这一跳出历史周期率答案的问题,充分体现了我们党对于自身建设、国内外形势、党情变化的深刻认识,展现出强烈的忧患意识以及如何解决大党独有难题的战略性思考。那么,中国共产党作为百年大党,独有难题“难”在何处?在深入分析国内外形势和党自身建设问题之后,党的二十大报告明确指出,“党面临的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将长期存在,精神懈怠危险、能力不足危险、脱离群众危险、消极腐败危险将长期存在”[8] 64。中国共产党要面对的大党独有难题之一就是如何应对“四大考验”,化解“四种危险”。应对“四大考验”就是要求党不断提升领导能力和领导水平,解决治国理政中的各种问题。如应对改革开放不断深入而涌现出的新的社会矛盾;调整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而形成的新的社会关系;在风云变幻、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始终掌握维护国家安全的主动权。化解“四种危险”就是要求全面从严治党,破解自身的危险,“四种危险”中精神懈怠危险居于首位,是产生其他三种危险的根源;能力不足危险主要指党执政能力、工作能力、处理问题能力水平不高;脱离群众危险是党的作风问题,事关党的执政基础,是最大的危险;消极腐败影响党的生命力和战斗力,是党需要化解的最重要的危险。只有深刻理解当前我们党所面临的现实考验,准确把握现实难题难在何处,才能切实以解决大党独有难题的清醒和坚定加强自身建设,永葆党的旺盛生命力和强大战斗力,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

当前,中国共产党要应对“四大考验”,化解“四种危险”,就必须克服治国理政中存在的不适应新形势新任务要求、不符合党的性质和宗旨的问题。比如不断调整政策方针,使其能够及时应对国家治理中的新情况、新问题及新特点,并作出积极回应,以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增强人民福祉,凝人心聚民力;增强意识形态功能,破解西方敌对势力企图“西化”“分化”中国政治的企图;摆脱腐败的困扰,构建起稳定持久的“亲”“清”政商关系;巩固、扩大和加强党执政的社会基础,巩固党的长期执政地位等;坚决惩处一些党组织和党员领导干部对党中央的决策部署讲条件、打折扣、搞变通,领导力弱化、虚化、边缘化,目无法纪、权力任性致使越级、越权、不作为的现象。上述问题的解决,关键在党,根本取决于党是否能通过纯洁性、革命性、人民性重塑,切实增强党的政治领导力、思想引领力、群众组织力、社会凝聚力。将民主监督和自我革命有机结合起来,促进“两个答案”的双向互动,使党“在人民监督中检视自己,在自我革命中淬炼自己”[9],有利于应对“四大考验”,化解“四种危险”,进而为跳出历史周期率、推进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注入源源不断的动力。

二、民主监督与自我革命有机结合的基础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百年来,党外靠发展人民民主、接受人民监督,内靠全面从严治党、推进自我革命,勇于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勇于刀刃向内、刮骨疗毒,保证了党长盛不衰、不断发展壮大。”[10] 549-550该重要论述揭示了跳出历史周期率的“两个答案”同根同源、一脉相承、协同互促。这种统一性和互补性使“两个答案”的有机结合成为可能。

(一)使命的同一性为有机结合奠定了前提

中国共产党最崇高的社会理想和最神圣的历史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就始终秉持这一历史使命,继承并弘扬党的优秀品质,提升治国理政能力,努力把党建设成为一个坚强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实现党的历史使命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循序渐进,但有一个根本条件就是必须跳出历史周期率,实现党长期执政。因此,对于中国共产党而言,取得执政地位,只是万里长征迈出的第一步,实现党的历史使命则需要我们长期不懈地奋斗。“历史发展是连续性和阶段性的统一,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的历史使命和任务,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历史担当和责任”[11]。唯有将各个时期党和国家的中心任务和时代课题与探索跳出历史周期率的答案结合起来,才能找到跳出历史周期率,实现党长期执政的答案。因此,“两个答案”都蕴含着相同的使命取向。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巩固新建立的工农民主红色政权,取得革命的胜利是党要解决的时代课题。为不断巩固壮大局部执政政权,毛泽东提出了民主监督这一跳出历史周期率的答案。民主监督有利于防止党执政后党内放松警惕产生腐败,从而导致执政党丧失政权、胜利成果得而复失这一历史周期性现象。实践上,通过民主监督,共产党人在斗争中摸索、实践,使红色政权日益巩固。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时刻保持着“党面临的‘赶考’远未结束”[12] 85的清醒认知,推动执政课题从巩固党的全国执政地位向实现党长期执政转变。党的十九大新修订的党章也将加强党的长期执政能力建设,作为新时代党的建设的主线[13]。从局部执政到全面执政,不管时代课题如何发展变化,中国共产党始终紧紧围绕着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这一历史使命展开,书写了历史赓续中的民族复兴蓝图。与阶段性使命任务相对应,中国共产党日益深化了对跳出历史周期率问题的认识,在总结历史经验中,开创性提出不同的解决方案,构建起融通内外的实践方案,用事实证明党有能力跳出历史周期率,实现长期执政。所以,无论是民主监督还是自我革命,其价值旨归都统一于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这一初心使命。民主监督和自我革命的终极目标的一致性为实现两者有机结合,跳出历史周期率提供了前提条件。

(二)价值的人民性为有机结合提供了内在基础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人民群众是我们力量的源泉。”[14] 5党从成立之日起就始终坚持人民性这一党的根本政治属性。民主监督和自我革命的主体、对象和内容都具有人民性,从本质上来讲,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实现、维护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民主监督和自我革命的主体都是人民。主体是行为和活动的发起者。毛泽东同志在回答第一个问题时就指出,只有让人民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懈怠。由此可见,广大人民群众是民主监督行为的发起者。自我革命是党查找、检视、纠正自身问题,实现自我教育、自我医治的重要手段。“我们党经历过多次错误,但是我们每一次都依靠党而不是离开党纠正了自己的错误”[15] 156-157。由此可见,“党”是自我革命的主体。然而,“党”并不是抽象的存在,而是体现为各级各类党组织和一个个鲜活的党员个体。中国共产党党员是各行各业的最优秀分子,他们来自于人民。因此,自我革命的主体也是人民。民主监督和自我革命的对象本就具有人民性。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党代表人民行使政权。党的各级领导干部手中的权力也是人民赋予的,应该为人民所用。民主监督就是为了保证各级党组织和党员干部正确行使人民赋予的权利,实现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只有秉持人民立场,才能保证党长期执政和国家的长治久安,才能把握正确的前进方向,才能弘扬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才能保持长期稳定和安定有序,党才能积聚起无穷的磅礴力量[16]。因此,权力的人民性为民主监督提供了合法性基础,中国共产党性质和宗旨的人民性则为自我革命提供了政治依据。无论是党员还是各级党组织都要自觉接受人民群众的监督,任何时候都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人民至上的立场。通过民主监督,党不仅能够从人民的意见反馈中获知民众的利益需求和民主诉求,也能够从中吸收群众的智慧,从而确保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始终向着人民利益的正确方向行稳致远。民主监督也能使党通过人民群众这面镜子,精准找出自身存在的不足,从而不断革新,增强拒腐防变的能力,提升为人民服务的本领。民主监督和自我革命的人民性使得两者一脉相承,为两者的有机结合提供了内在基础。

(三)作用原理的互补性为有机结合提供了支撑

纵观古今中外政治发展史,造成政权衰亡的原因具有复杂性和多元性,但仔细分析其成因,不外乎内因和外因两大类。内因即执政者自身导致的鱼烂河决,外因则是因执政者之外的力量引起政权衰亡。毛泽东同志提出的民主监督的核心思想紧紧围绕“人民群众”展开,强调人民不仅要监督,还要参加国家、社会的管理,强调发挥人民群众这一党外主体在破解历史周期率难题中的重要作用。无论是建立工农代表大会和工农监察委员会等组织,还是“三三制”和“普选制”等制度,其目的都是发挥党外力量的作用,建构起纠正党的错误的他律机制。民主监督抓住“人民群众”这一跳出历史周期率难题的决定性力量,从执政者所处的外部世界寻找祛病除疴的“外在良方”,提出跳出历史周期率的民主执政之路。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由局部执政转为全国范围的全面执政,并实现长期执政,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执政党。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刻认识“世界上最可怕的敌人从来是自己”[17] 10的基础上,告诫全党自我革命永远在路上,要持续推进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建设,加强和巩固党的长期执政地位。自我革命意味着从执政党内部寻求跳出历史周期率、解决大党独有难题的答案。

民主监督和自我革命这“两个答案”正是基于外因和内因两个作用原理对如何跳出历史周期率作出的回答。民主监督侧重于发挥外部监督力量,通过他律来激发自我革命的自觉性和主动性。同时,他律机制要发挥应有的作用,必须能及时、顺畅、高效地将问题反馈给自律机制。自我革命侧重于发挥内在约束力量,通过自律来提升自身能力,在外部的压力和推动下,注重回应外因,以确保人民监督的有效性。辩证唯物主义认为,内因和外因的共同作用推动事物发展,在政权衰亡中,两者往往是相伴相随、互促互进的,难以将其彻底分离开来。民主监督和自我革命通过他律和自律,形成作用机理的互补,促使他律和自律在良性互动中形成强大的监督合力,为跳出历史周期率提供了强大支撑。

三、民主监督与自我革命有机结合的实现路径

民主监督和自我革命使命价值的同一性以及作用机理的互补性使两者有机结合成为可能,但是基于两者差异化的主体和方式,需从领导体制、结合机制以及结合内容方面寻找结合的实现路径。

(一)加强党对有机结合的领导

民主监督的推进需要党的坚强领导。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政党,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民主监督制度和运行机制不仅要求人民群众参与监督、约束权力,还要增强公众的治理参与感,调动大众的积极性,共同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民主监督在我国的发展有其自身的独特规律,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在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下对权力、监督体制机制等进行统一布局、规划,从而使民主监督沿着正确的政治方向前进而不出现偏差,促进党和人民事业健康发展。因此,民主监督需要一支强有力的政治力量予以规划和领导。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既强调要坚持全过程人民民主,又强调中国共产党是最高政治力量。民主监督是实现全过程人民民主的重要一环,应该在党的领导下有秩序地推进。坚持党的领导既是由党和国家性质所决定的,也是民主监督持续健康发展的内在要求。纵观历史,人民群众真正站起来,做自己的主人,是在党的领导下实现的,也正因为党的领导保障,人民群众才有更多机会参与国家和社会管理,才有了对党和国家各方面工作进行监督、表达的权利。自我革命也是在党领导下的自我革命。自我革命本质上是一种自我否定、自我纠正,从而有效解决党内的突出问题和应对可能出现的风险挑战。这种“经常自己批判自己”[18] 588特征,也使得无产阶级革命从本质上区别于其他任何革命。党的百年历史证明,党每自我革命一次,党的领导就会加强几分,党的领导能力和执政水平就是在一次次自我革命中得以不断强化。党的自我革命决不能被人“牵着鼻子走”。“革命活动只有在集中的条件下才能发挥全部力量”[19],必须有一个统一的领导力量对自我革命进行领导。在党的领导下,采取自下而上的民主监督和自上而下的自我革命相结合的管党治党模式,才能最大限度释放治党效能。加强党对两者有机结合的领导,首先要健全和完善党关于“两个答案”相结合的领导制度。民主监督主要通过国家法律来保障,自我革命侧重于党内法规给予约束,当前在党内法规和国家法律之间仍存在空白地带,需要对二者进行协调衔接,明确谁来领导、领导什么,谁来监督、监督什么,谁有责任、什么责任等具体内容。其次,要构建党统一领导民主监督和自我革命的信息化平台。通过信息公开,让党组织、领导干部、普通党员、群众四者之间能够互相监督、交叉监督,避免因熟人社会导致的监督不到位、监督不全面、监督结果不落实等问题。再次,要定期开展监督宣传教育,提高监督主体的思想自觉性和主体能动性。对广大人民群众而言,民主监督认识具有差异性,利益诉求具有多样性,需要权威高效的党中央对其规范引导,应定期或不定期将其路线方针政策和非保密工作内容等传达给人民群众,提高群众主动参与监督的意识;对党内而言,仍有部分党员领导干部监督意识薄弱,个别甚至会逃避、阻碍监督执行,这就需要通过廉洁文化教育、警示提醒教育、总结经验、集中学习等提高思想认识。最后,要建立党领导跳出历史周期率难题的价值认同体系,强化干部队伍建设、提高领导能力和领导水平等,促进党对“两个答案”有机结合的领导。

(二)以纠正“四风”为突破口,将民主监督纳入自我革命范畴

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是贪污腐败的主要源头,也是影响党群关系的重要根源,决定人心向背,关系着党的生死存亡。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八项规定破题,驰而不息纠“四风”,营造良好的党风、政风和民风,巩固了党的执政基础和执政地位,提高了党的执政能力和公信力。党的十九大以来,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查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28.2万多件,享乐主义、奢靡主义问题28.6万多件,贪污侵占、优亲厚友、“雁过拔毛”等问题34.7万多件,体现了党对“严肃整治损害党的形象、群众反映强烈的享乐主义、奢靡之风,重点纠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20]的零容忍态度,是党心民心不断凝聚的结果。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只要存在腐败问题产生的土壤和条件,反腐败斗争就一刻不能停,必须永远吹冲锋号”[8] 69。新形势下铲除腐败问题产生的土壤,关键就是要狠抓实抓细抓作风建设,特别是持续深化纠治“四风”,从腐败问题中深挖作风诱因,全面加强党性修养,维护好党群关系,从根源上清除由风及腐的隐患。无论是民主监督还是自我革命,从内容和本质来看都对党的作风提出了要求。在习近平总书记“下最大气力解决腐败问题”[21] 58思想指导下,新时代应持续深化纠治“四风”,将损害党群关系纳入自我革命对象范畴,站在自我革命的政治高度打好作风建设攻坚战、持久战。一是纪检监察机关要准确把握新形势下作风问题和腐败问题一体化的新特点,健全作风腐败问题同查工作机制,让享乐主义、奢靡之风穿不上“隐身衣”、躲不进“青纱帐”,让腐败无所遁形;二是持续深化纠治“四风”,将阻扰和破坏民主监督、损害党群关系的行为纳入自我革命范畴,进一步筑牢中央八项规定堤坝,积极维护党同人民群众的鱼水关系。各级党组织要持续树牢群众观点,将群众参与监督情况纳入各级党组织和党员领导干部自我革命、自我监督范畴,及时了解党员干部是否真正将为民请命、为民服务、人民至上,特别是将保护人民监督权利落到实处,掐断党内滋生的脱离群众、破坏民主监督的苗头,增强群众对党执政的认可度、信任度、满意度。

(三)畅通民主监督渠道,健全党内监督和社会监督相结合的监督体系

“我们党全面领导、长期执政,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对权力的监督”[22] 191。对权力进行监督是跳出历史周期率的关键。针对权力监督难、难监督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强调要“以党内监督为主导,促进各类监督贯通协调,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8] 66。这一重要论述为正确处理党内监督和社会监督指明了方向,即充分发挥党内监督和社会监督的合力,确保权力正确行使。自我革命是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保证,民主监督是权力源于民、用于民的必然。自我革命与民主监督作为党内监督与社会监督的两种重要形式,相辅相成,相互促进。提升党内监督和社会监督的合力,重点是要构建二者相互联动的全新格局。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党内外监督协同问题,系统构建了一个全方位、多层次的监督新格局,为跳出治乱兴衰历史周期率提供了重要保障。然而,党内监督和社会监督的有机结合还有许多完善的空间,现有监督体系中,人民监督的渠道还比较单一,监督环节还存在一些阻点,导致监督不够流畅,如当下盛行的网络监督、舆情监督尚缺乏健全的制度支撑。为此,应拓展人民监督渠道,特别是要充分利用信息化手段,探索开启大数据监督模式,在已有的党内“码”上巡察基础上,进一步创新发展“码”上举报,创建专门接受信访举报的二维码,实现零距离扫码反映问题、上传举报材料,搭建起巡视巡察与民主监督之间直接沟通的桥梁,让巡视巡察更加深入百姓生活,真正做到“指尖上的监督”,不断拓宽群众的监督渠道,提高群众主动参与监督的积极性。此外,还应加强人民监督制度建设,让人民的监督行为有法可依。要不断完善信息公开制度,提高党组织重大决策、干部选拔任用、干部廉洁自律、干部个人事项报告等事项的公开性、透明度,切实让国家公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让社会主体能够参与监督;要促进党内巡视巡察与群众申诉、检举对接,监督执纪问责与信访对接等相关监督形式的有效对接制度;要建立人民选举人民监督员制度、社会监督激励机制、业务数据通报制度和纪检监察信访举报工作宣传制度,不断提高人民群众积极参与监督的意识。

 

[参考文献]

[1]  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概况(修订本)[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3.

[2]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政治建设论述摘编[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7.

[3]  刘红凛.坚持党的领导:内涵演进、实现机制与历史启示[J].教学与研究,2022,(4).

[4]  习近平.论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9.

[5]  习近平.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3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20.

[6]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党员干部读本[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

[7]  黄峰,王书慧,姚恒.民主监督与自我革命相结合——中国共产党打破历史周期率的”两个答案”及其相互关系[J].新视野,2022,(5).

[8]  习近平.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 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团结奋斗——在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22.

[9]  韩振峰,米亭.中国共产党跳出历史周期率的“两个答案”及其内在统一关系[J].求实,2023,(1).

[10]  习近平.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4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22.

[11]  习近平.以史为鉴、开创未来 埋头苦干、勇毅前行[J].求是,2022,(1).

[12]  习近平关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论述摘编[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

[13]  王金柱.依靠自我革命跳出历史周期率[J].中国党政干部论坛,2022,(3).

[14]  习近平.习近平谈治国理政[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

[15]  邓小平.邓小平文选(1975年-1982年)[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3.

[16]  盛国荣,马达.中国共产党人民立场的理论层级、实践路径和历史视角[J].决策与信息,2022,(4).

[17]  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论述摘编[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21.

[18]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M].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译.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19]  只有集中才能发挥全部力量[N].中国纪检监察报,2023-01-08.

[20]  陈杨.持续深化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纠治“四风”[J].中国纪检监察,2023,(5).

[21]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中)[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

[22]  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十九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9.

[责任编辑:汪智力 朱苗苗]

The Organic Combination and Implementation Path of Democratic Supervision and Self-Reform:Research on "Two Answers" Based on Escape the Historical Cycle of Rise and Fall

 

WEI Yan, WANG Junmin

 

Abstract: Democratic supervision and self-reform, as the "two answers" that escape the historical cycle of rise and fall, are in one continuous line and internally unified. Self-reform is crucial and paramount, while democratic supervision is fundamental and an important supplement to self-reform, promoting and supporting its progress. In the new journey of managing the Party and governing the Party, promoting the organic combination of democratic supervision and self-reform is conducive to adhering to and strengthening the Party's leadership, strengthen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Party and the masses, responding to the "four major tests", and resolving the "four dangers". At the same time, the unity of democratic supervision and self-reformary mission, the people-oriented value, and the complementarity of functional principles provide the foundation and support for the organic combination of the two. Based on this, it is necessary to promote the organic combination of democratic supervision and self-reform, so as to maximize the combined effect of supervision. Firstly, it is necessary to strengthen the leadership of the Party, adhere to the socialist direction, and carry out unified layout and planning of power, supervision system and mechanisms under the centralized and unified leadership of the Party, to ensure that democratic supervision advances in the correct direction without deviation; Secondly, we need to take correcting the "Four Winds" as a breakthrough point, improve the mechanism for investigating work style corruption, incorporate democratic supervision into the scope of self-reform, cut off the signs of detachment from the masses and undermining democratic supervision that have emerged within the Party, and enhance the recognition and trust of the masses in the Party's governance; Finally, it is necessary to continuously open up channels for people's supervision, utilize information technology, explore the opening of big data supervision models, further improve the information disclosure system, and improve the supervision system that combines internal party supervision and social supervision.

Keywords: "Two answers"; The leadership of the Party; historical cycle of rise and fall; people's democracy; people's supervision; self-reform; fully and strictly administer the Party

 

[收稿日期] 2023-06-28

[基金项目] 本文系2023年度重庆市思政课教师择优资助项目“改革开放以来党的高校思想政治教育政策发展与启示研究”(编号:szkzy2023007)、重庆交通大学2022年度高校党建与思想政治工作专题研究项目“十八大以来中国共产党坚持自我革命跳出历史周期率的实践及启示研究”(编号:101322047)成果。

[作者简介] 魏艳(1980-),女,四川泸州人,法学博士,重庆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高校党建与思想政治教育研究中心主任,主要从事党的建设、党内法规研究;汪俊敏(1997-),女,重庆忠县人,重庆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硕士研究生。

点击下载PDF 【PDF下载数: